东西问|张环宙:大运河为何是中外共通的“符

  今年是大运河申遗成功十周年,也是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工作正式启动五周年。6月17日,为“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十周年暨2024大运河文化带京杭对话活动在杭州举行。大运河为何是中外共通的“符号”?如何汇聚力量向世界讲好大运河的故事?近日,中新社专访浙江外国语学院校长、大运河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张环宙。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在中外交流的历史中,大运河扮演了哪些关键角色?

  张环宙:自17世纪以来,大运河就成为连接东西方文化的活跃通道。它不仅运输着全国各地的物资至京城,还吸引了众多西方人士,包括外国使节、传教士、商人、探险家等,通过这条水路深入了解中国。比如,马可·波罗在元代沿着运河生活多年,他在《马可·波罗游记》中生动描绘了沿线城市的繁荣景象,让欧洲人对东方充满了向往。

  中国和世界的经济与贸易因运河而更加蓬勃。明清时期,苏州等地的洋货店销售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显示了运河对国际贸易的推动作用。运河沿线管理机构的建立,如宋代的市舶司,不仅规范了国际贸易,还体现了对外国使节和商人的热情接待,如高丽亭馆的设立,反映了运河在官方外交中的重要作用。

  大运河还是古代新罗、日本等国与中国文化交流的关键路径,如新罗人在运河边建立“新罗坊”,日本僧侣通过大运河深入中国腹地求法学习。

  宋代,印刷技术的发达使得大量书籍,如《大藏经》等通过大运河出海;同时,西方的科学知识,如天文学在明代也随利玛窦等传教士沿着大运河在中国传播,促进科技和文化的双向交流。

  大运河作为一条活生生的交流大动脉,不仅承载了货物的流通,更促进了知识、信仰和技术的互鉴,书写了人类文明交流史上辉煌的篇章。

东西问|张环宙:大运河为何是中外共通的“符

2024年6月15日,“千年运河千里行 ‘新马可·波罗’游记”采风团来到杭州拱宸桥边。图为“新马可·波罗”们聆听运河人家的故事。王刚 摄

  中新社记者:700多年前,马可·波罗沿大运河南下游历中国,和杭州及大运河结下不解之缘,这对当时和现在的世界有何影响?

  张环宙:在马可·波罗的笔下,杭州是河湖交错、桥梁密布的水城,城中有一万二千座桥梁横跨在大小河渠之上。这些桥梁不仅实用,而且设计巧妙,高大的拱桥下可通行船只,车马则在桥面上顺畅行驶。对大运河,马可·波罗特别强调了它作为城市交通和商业命脉的重要性,描述了它如何穿城而过,将杭州与外界紧密相连。

  他的记述如同一幅幅流动的历史画卷,跨越时空,让后人得以窥见那个时代杭州的繁荣景象和大运河作为文化走廊的独特魅力,恰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早期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生动案例,深刻影响了当时乃至现今世界对东方文明的认知与理解。他将杭州的水道和桥梁与威尼斯的水城风光相提并论,同时强调了杭州大运河在规模、功能以及与城市生活深度融合方面的独特性,超越了简单的类比,开启东西方城市文化比较的新视野。如今,马可·波罗的记述继续激发着国际游客的兴趣,吸引他们通过对大运河及其周边生活方式的亲身体验,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心态,去探索和珍视不同文化之间的“和而不同”。

  中新社记者: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为何更易引发跨国界的共鸣,成为中外共通的“符号”?

  张环宙:在杭州,比较同样是世界文化遗产的西湖,其富有东方韵味的美学理念和历史底蕴,对于西方人也许并不那么直观易懂。而大运河以其在促进经济、文化交流方面的巨大作用,更容易在国际,尤其是在欧洲获得广泛认可和引发学术兴趣。比如,大运河早就被纳入德国等国家的教材中,成为研究工程奇迹和历史文化交流的重要案例。正因其特征超越了纯粹的自然景观评价,触及科学技术、历史发展和文化交流等多个维度,更易于在全球化语境中获得共鸣和重视。

  我曾经接待来自巴拿马运河的客人。他们发现,中国大运河不仅仅是交通廊道,更是文化通道。其作为历史文化遗产颗粒度之密集,保护和传承利用之水平,都令他们印象深刻,所以非常希望能够加强合作交流。